土豆与呜咪

好像要变成催更小号了

关于文豪野犬的一些常见误区 [禁止转载 ]

王子藿:

与君共勉!时刻提醒自己❤


不想好名字不改ID:



关于文豪野犬的一些常见误区 [望周知] 




[关于转载,因为看到评论里有想要转的,所以修改一下,lof内需要的话可以,但是请小天使们不要转载到除lof外其它任何平台,谢谢配合。♡]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只针对部分有误解的人。




逛B站时让人不愉快的弹幕和看某些同人文产物,不愉快的堆积品,不算正经的吐槽。




那么我们进入正题。




1. 中也不是没脑子。中也不是没脑子。中也不是没脑子。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误区就连我一个安静的宰厨都觉得忍无可忍,到底是谁给某些人的勇气让他认为chuya真的智商低?认为中也智商低之前先修一下自己的脑子ok?




舔着刀尖生活的人,战绩数不胜数,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你以为他靠什么当上干部,靠脸吗,啊?




太宰治说他蛞蝓脑子因为太宰有资本,太宰治心思弯弯绕绕数不清,遇到太宰治中也看起来暴躁也好,被激怒也好,那是他们之间的事。何况太宰这么评价也是故意嘲讽居多,他自己也未必认为中也没脑子。




说到底中原中也平日算得上冷静睿智,解决问题干脆利落,处理事情掌握有度,可以说他是真正意义上强大的男人,别拿太宰对他的评价当成你理直气壮认为chuya没脑子的资本。




2.太宰治体术不差。太宰治体术不差。太宰治体术不差。




跟上一条同理。




抱歉,稍微扯开点话题,全职高手里的职业选手喻文州手速不差,叶修说他手残,也只是因为喻文州在职业选手里确实相形见绌。但在普通玩家里可是顶尖存在,但就是很多人拿这个当梗,披着喻文州皮半分钟迸出一个字儿还理直气壮说喻文州手残就是这样的。 我只想说,不是别人手残,是你脑残。




同理,中原中也认为太宰治体术在黑手党里中下水平,因为中原中也是体术高手,他有能力有实力嘲讽。加上在侦探社和国木田搭档时,国木田也很厉害。对比产生伤害,相比之下太宰治就很弱了。这或许会给人一种“好弱啊”的看法。




“因为太弱打不过普通人”这种ooc都算轻的,我甚至见过不少“太宰治根本不会打架”的评价。




太宰治是黑手党最年轻的五大干部之一,是,他聪明还有人间失格这种超越常识的逆天异能,但只是这样?




太宰治对比中原中也是体术垃圾,但完败普通人绰绰有余。




3.中也不是傲娇。中也不是傲娇。中也不是傲娇。




中原中也怼太宰治,是真心实意的怼,是真心实意的讨厌。他们打架从来都是真刀实枪的上,到底是从哪看出傲娇的?




中原中也很坦率,他确实经常被太宰治气的跳起来,但这只能说太宰治真的戳到点上了,不是被人用来忽视中原中也本质的理由。




他的确信任太宰治,这一点很多地方都能看出来。说到这里不得不强调一下,中原中也讨厌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信任太宰治并不矛盾。讨厌是因为不认同太宰治的处世方式,不认同他伪善,不认同他亵渎生命。信任是因为长期搭档下来,足以让他清楚太宰治的能力。




他见到太宰治暴躁的姿态不是因为傲娇,换位思考一下,你他妈被一个心思弯弯绕绕的人那样捉弄试试?不发火算我输。




中也没有狂躁症谢谢,一天二十四小时见谁都发火真是辛苦你意淫了,他只是针对讨厌的人而已。




请尊重中原中也的绅士风度,不要以偏概全,拿他对太宰治的态度当成他对所有人的态度。私底下中原中也温柔绅士,不理解的话,不妨看看他和尾崎红叶的相处模式吧。




傲娇受这个套路逼的人想吃中独好吗?我真的要拜托某些人不要把中也意淫的像软萌小媳妇一样了。弱化受方让你觉得很有自豪感吗,你这不叫宰厨中也厨,你这叫无脑招黑。那么喜欢娇滴滴的描写麻烦去写清纯百合,写什么黑手党。




还是那句话,中也只傲,不娇。




再强调一遍。




中也 只傲,不娇




麻烦以后把傲娇换成骄傲两个字,这才是中原中也。




4.太宰治不是渣男。




确实太宰治平时表现轻浮,又是撩妹又是殉情。对此我只想说,请不要透过表面看一个人,尤其是太宰治这种。我以为小说里已经很详细了,但还是有人执意误解,把角色黑的不伦不类。




不要见到太宰就说人渣,不要一棍子打死一个人。




太宰治真的不是没有心。




相反,他比谁都容易受伤,甚至连幸福都能刺伤他。




他把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风,织田作是极少数能理解他孤独的人,其实中原中也也算极少数之一,只是,织田作选择了观望而不是介入,中原中也选择了理解而不是认同。别问我织田作为什么那么选择,建议你再仔细看小说。




与人间失格的叶藏有微妙区别,实质上大同小异。众所周知人间失格被认为是三次太宰治的自传,而小说取材于三次人物,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原有的梗。例如三次中原中也疑似与太宰治关系不好,也称太宰治青鲭野郎。因为涉及到大量东西,这里就不分析太宰治与叶藏区别了。但是非要说的话,他们同样孤独,孤独到无可救药。




想要赴死的心情并非玩笑话,但是,其实也想要活着,想要找到活着的理由。




只是正如织田作所言,太宰治太过精明,世界上能够填补太宰治孤独的东西,根本不存在。




5.中原中也不是非太宰治不可,污浊也不是。




污浊不是为太宰治存在的,中原中也更不是。




非要评价的话,我会说,中原中也自信、强大、帅气、一身傲骨。




中原中也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他不需要谁为他发光,他自己本身就足够夺目。这一点,无论你厨谁,都无法否认。




他不是缺了太宰治就寸步难行,太宰治离开的几年,他工作依然出色,出色到无可挑剔。他强大干练,仅凭体术就能摆平一大票人,重力操使更是锦上添花。就像太宰治离开他去了侦探社能够如鱼得水,他离了太宰治也一样悠游自在。




那些说中原中也因为太宰治离开就寻死觅活的梗,我劝你省省。你这是在侮辱太宰治,还是侮辱中原中也?




搭档默契是不错,也不代表不绑一块谁就得唉声叹气。我虽然喜欢太宰治,也看不惯某些人抹黑中也,更无法理解“他的能力注定离不开太宰治”这种荒谬言论。




中原中也是单独的个体,不需要依附任何人存在。




6.太宰治不是不在乎芥川龙之介。




说实话,我在逛B站还有看某些文的时候,经常看到骂宰人渣的言论,过激的甚至有说宰辜负芥川辜负这个那个。




至于为什么骂,无非是太宰治对芥川龙之介的态度。我一次都没争锋相对过,无论是在B站弹幕,还是在别人同人文的评论下。我不想把我热爱的角色变成硝烟四起的战场,我既无心情、也不愿因为一时激动将矛盾激化。




太宰治对芥川和对中岛敦的态度可谓是泾渭分明,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听了织田作劝告去做了好人那一方。那些骂宰的我只想说,如果没有太宰治出现,救了在贫民窟的芥川,那后果才是真的不堪设想。




别急着反驳,这是事实。




黑时代的太宰杀人如麻,背上的人命债洗都洗不清,他也就救起了芥川这一个门徒 (中岛敦本质上并不算他的门徒)。他劝诱伙伴被杀的芥川龙之介加入黑手党,他本可以不必插手。




太宰治把芥川带回的是黑手党。黑手党,你以为过家家闹着玩儿?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如果没有太宰治严格的教导,空有异能不会使用的芥川能在里面站稳脚跟?




你可以说,芥川可以无师自通。




你试试。你试试一个人在不算长的时间,没有教导,能力跻身黑手党中上水平。




活在梦里吗。




太宰治跟织田作之助提到芥川龙之介时表示“无需多久,他会成为黑手党最强的异能者吧。” “但是现在,必须有人来交给他把刀锋收起来的方法。” 连平静如织田作都大吃一惊——以前从来没听过太宰治像这样毫无保留地盛赞哪个部下。甚至询问太宰治“那么出色吗?”




我们来一起回顾小说片段中太宰治原话。




“他的才能简直出类拔萃,异能又太具破坏力了。而他本人也是顽固得很。要是那么放任不管的话,他恐怕会被那股力量所摆布、要不了多久就会毁掉自己了吧。”




——太宰从没主动把什么人收做过部下,更别说是这样一个在贫民街快要饿死的少年。




从太宰治的评价来看,他早就认同芥川了。而且,通过他的评价也可以看出,他对芥川并非漠不关心,真要漠不关心一开始就不会救了他,就不必大费周章教导他使用能力。




芥川感激太宰治救了在贫民窟的他,他在太宰的指导下学习使用能力,认为是太宰赋予了自己生存的意义。但又憎恨太宰治总是不曾多看他一眼。他执着,努力,如同困兽,他用鲜血换太宰治一句赞赏。




尽管太宰治脱离黑手党加入侦探社,他依然对太宰治抱有强烈执念,希望太宰承认自己的实力,视太宰的一句话为值得为其燃烧生命的最重要的事物。




某些人所谓的正义言论,用诋毁救他的人当成心疼,自以为义正言辞,沾沾自喜,一派清高。你们否认芥川的坚持,否定他的行为,像个怨妇一样看到受伤就骂。




别侮辱他了。




芥川龙之介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也正是因为受过伤,才更加凸显角色魅力。没有这些伤害,他也无法成为如此强大的存在。




在黑手党流血受伤,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越是攀登到高点的人,越是伤痕累累。他们彷徨,浴血奋战,他们像野犬一样为了生存,为了活着奔走。这才是男人。看到受伤就叽叽喳喳吵吵嚷嚷,把一个为了目标奋斗的人物活生生曲解成一个娇弱怨妇。




解救之恩,教导之恩,哪一条都足够沉重,太宰治的教育方法的确有些不近人情,但请某些圣母们在吐槽太宰治态度时,看看芥川对樋口的态度。




别说太宰对芥川和芥川对樋口不同,也别给我玩什么双标把戏。你能说芥川讨厌樋口?




芥川当然不讨厌樋口,尽管他对其冷漠。太宰治当然不讨厌芥川,尽管他极尽严格。




做法未必正确,他们或许都是不会表达感情的人。但这确确实实这是他们的感情,不求你理解,但求你尊重。




做个理智粉,别四处招黑。




忘了说一点,文野里我没有一个讨厌的人。




芥川也是我很喜欢的角色。我也认为太宰某种意义上对芥川很不近人情,但是,因为这个骂宰,我还是那句话,你可以说太宰对他严厉,但不能说太宰不在乎他。




我很多时候容易因为一些喷子改变对一个角色的看法,难得的是,就算看到了很多人骂,我依然喜欢芥川,依然喜欢太宰,依然坚信他们的羁绊存在。而且,三次宰沉迷芥川一点和小说更形成对比,你们心心念念想虐宰,哦,三次不够虐?死了都得不到芥川赏够满足你们吗?




真的希望不要再有人给自己喜欢的角色抹黑,你喜欢他,为什么不去了解他的内心,反而不清楚就胡说八道?如果抹黑其他角色就是你所谓的喜欢,那你这种喜欢麻烦收起来,别丢人现眼。




7.芥川不是小姑娘。




这句话可能看起来莫名其妙,但我在无意间看到某些新双黑文时,看到诸如芥川“脸红的能滴下水来” “娇羞的低下头”“看到中岛敦和太宰治站一块,吃醋吃到发疯。”




我不想再举例说什么芥川因为太宰治对中岛敦好而嫉恨中岛敦,我只想说一个字——




哦。




芥川吃太宰治的醋。哦。




芥川一脸娇羞。哦。




原谅我想象不到芥川小姑娘的娇羞样,原谅我觉得两个男人站一块再正常不过,写一对就写一对,当世界上所有人都是给啊?




8.国木田独步不是单纯的暴躁加大脑简单




斯人为追求理想而生。




斯人为实现理想而为。




简单两句,让人很容易了解国木田独步。相信只要接触过文野的人都清楚,国木田独步很容易被太宰治引燃暴躁那根弦,看起来简单易懂。我也曾在不少同人文见过形容国木田单纯之类的。




但希望大家注意一个细节,太宰治入社测试那次,对付“苍之使者”那次,国木田独步与太宰治相互合作,眼神都没有,便已经在配合,表面上看似要杀了太宰,事实上用的是异能具现化的枪。也就是说,人间失格可以自动消除。




太宰治在大使馆的超群演技,落入国木田独步眼中。




第一次搭档就到默契程度,以及,社长对国木田独步的器重不言而喻。




有趣的是,经历了苍之使者事件以后,国木田独步第一次动摇了对理想的看法,这似乎也是一个可以用来深入探讨的存在。




9.江户川乱步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孩子思维”




江户川乱步平日里看起来很小孩子气——或许也确实如此。需要注意的是,他的深入性格




比如,在太宰治初次入社时,他应该是清楚太宰治老底的,毕竟太宰治入社之前,他曾见过织田作之助,对他而言,两人相识很容易看透。




江户川乱步明白了,也只是不说而已。




说到底他只是对感兴趣的事十分热情,但对不感兴趣的事十分冷淡,甚至可以说他没有多少人情观念(非常在意社长夸奖这一点除外)。




也就是说,对于与自己无关的事,他基本上都会采取不闻不问态度。在看到幼稚的时候,请不要忽视其他成分。




说这些其实就想说一句,别把人当脑残,幼稚过度容易崩。




10.对织田作之助的深入解析




相信很多看过动漫和小说的人都下意识把他当暖男看待,我也看过很多关于织田作之助的同人文,很多都是无一例外的“暖”那么除却暖以外,我们是否应该注意到更深层次的东西呢。




每个人观点不同,很容易引起纠纷。所以我先站在“表面”说。织田作之助对待那些孩子,对安吾的救助。是为“暖”。




一旦失去了重要的东西,他可以毫不犹豫赴死。这一点当然很容易理解,经历了那样的事,任谁都会崩溃。我要说的重点并非在此。




关于黑时三人组,很难说出谁比谁更痛苦,反正没有一个能按照自己意志活下去。




对于做黑手党,他给出的理由就是单纯到可以称之为维持生计的东西。值得一提的是,他不吐槽太宰治种种行为,并非出于很多人所说的对太宰治的“宠溺”。个中原因仅仅是他真的没发现有可以吐槽之处罢了。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算得上是单纯。用空洞形容也不为过。




但是又不能完全用空洞评价,完全说暖也不合适。如果说是真正意义上的暖男,也不会为了生活做杀手。




先说明面上他最亲近的一部分人。




孩子。这个毋庸置疑,暖心。




安吾,不讲其他,至少愿意救助这一点是为暖。




他活的看起来很简单,但也并不单纯。




对太宰治就有些复杂了,他理解太宰治的孤独,他可以选择接近,触碰。但他选择站在最外围。




他能看出太宰治藏在笑脸下要哭出来的孩子一般的表情,他能透过层层隐藏,窥见深深刺痛侵蚀太宰治人生的荆棘,他甚至远比太宰治本人要理解太宰治。可他站在原地不涉足那份孤独。




这里似乎看起来很不合理,又在意料之中。值得一提的是,在最后,他明确表示自己对不涉足那件事后悔了。




在此不做赘述。




织田作当然不是可以一概而论的人,也希望大家能够全面分析一个人。




说说我的感受吧。




我很少在别人的文下面发表评论,因为我认为写手都不容易,这是我应有的尊重。当然,遇到特别心水的文字免不了真心实意赞美一番,尽量让自己的评论不脱离写手的表达。




同样,我看过很多让人忍不住发火的东西,但我也只是选择关上不看。我把自己不悦的原因说出来,肯定也会让对方不悦,然后变成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




当然,不发表评论还有其他原因,比如有些人写出来,真的是好心娱乐大家。或者说,只是一个娱乐性质的文,他自己也标注了脑洞ooc之类的,也标注了有YY之类的,这一点我并不讨厌,还会有些感激。我自然不介意娱乐,对于明显用梗的轻松文看到好笑的地方也会笑,笑笑也就过去了,只要大家都知道是玩笑是梗不是认真的就好。




我一直在思考,对于让自己不满的文字,我应该抱有怎样的态度。一味不闻不问,只会让误解泛滥成灾。直接批评,又很伤人。我既不愿伤人,也不愿喜欢的角色被人扭曲。但这很难,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如果对方不带恶意,只是没有注意。就不能不分青红皂白诘责。




最后我得出结论,区别对待。




这也就是我要说的,凡事要掌握一个度。你偶尔拿出来开玩笑,大家都喜闻乐见,我也喜闻乐见。偶尔用梗,也正常。




但是某些把歪理当正理就比较讨厌了。




你把我的本命黑的一无是处,那么我凭什么要顺着你?




这是你的自由,你大可以说不乐意你别看,我明白。但是,有些东西我看到了,而且无法接受。说是自作自受也好,作茧自缚也好。总之我看到了,没办法沉默。




认真看原著,看不懂多看几遍。请你温柔,请你通透。




这篇文是站在全员立场说的,不含任何针对角色成分。




很多角色都是大家的本命,我希望可以不必引起那么多纠纷。




最后,我只想说,偶尔YY可以,但请适度。我们无权过问你的文字,我请你尊重。




END.




关于大家的评论,每一个都有在认真看。其实观点在文里基本上算是说清楚了,虽说会适当修改。毕竟写得匆忙。




之前看到评论里有说想要把这篇文当做人物关系性格分析写文参考的话,是可以的,私聊告诉我一声就行了,如果能给大家带来启发思考我也很开心。




个人认为一篇好的同人文不在于辞藻多华丽,而在于对人物的把握。你写了一个人,但大家都觉得哪里不对,像是在写别人,那就不能称之为一篇成功的、建立在其他作品之上的角色文。




加一句与文无关的话吧,不知怎么就想起来这件事。




是曾经看到的一个老师给学生写的作文评语,也许有人看到过,因为真的很感慨所以给没看到过的说一下。




评语原话是:“文章是什么?是你自己的喜怒哀乐。文章,是你自己思想的表现,是写给自己看的,不是为了取悦别人。自己跟自己都不说实话,明明是痛苦却要咧着嘴说幸福,这叫文过饰非。高的作文分数只代表你有高超的文字组织能力,不代表你有卓越的,哪怕是真实的思想。如果有一天,你读自己的文章会流泪,你就在用笔写自己;如果有一天,别人读你的文章会流泪,你就在用笔写现实。写你懂的,写别人懂的,对自己说真话,不为取悦别人说假话。”




说到这里彻底文不对题了。请原谅,实在是有想要传达给大家的东西。




我一直特别喜欢这个评语,我曾经有过一段时间,为了让人喜欢挖空心思让自己的文章看起来华丽绚烂,确实,我也如愿得到了赞美之言,沉溺于那段虚荣浮躁的时光。




但是,我的虚荣就被这么一段话无情拆穿。我开始不再堆砌华丽的辞藻,去写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但我发现无能为力,太可悲了,失去那些华丽装饰,我竟觉得自己的文章空无一物。




无法触动别人,无法书写自己。即使到现在,我依然在摸索前进。




我也有想过,为什么忽然想给大家看这个评语呢?这个让我茅塞顿开,又陷入彷徨的犀利言语。




最终我得出了结论——与君共勉。




如果你同我一样受到触动,哪怕只是一分一毫微弱的启发也好。我很荣幸。




希望大家都能写出让自己满意的文字,希望大家对角色的把握都恰到好处。




加油。




最后,关于自己对于这篇文引起撕逼的回应在新开的文里,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这儿就不解释了,心累。


ο短短的那种
   
    太宰治酒量比起中也来好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喝醉之后也不会发酒疯。一般人根本就不会知道太宰先生到底喝没喝醉。
      他好像一直都是那副样子。中原中也想,眼睛里的笑时刻都会满溢出来,把所有阴晦思想掩得干干净净。甚至连你能看到的那点儿锋芒也是他想让你看到的。
      中原中也本来也没睡得多好,天太闷热,他睡得翻来覆去,所以也不能完全算是太宰治吵醒的。只不过等中原中也清醒过来之后,借着窗帘没拉严实透过的光,看见太宰治倚着门框皮笑肉不笑盯着自己看,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顿感麻烦的叹了口气。
      他有很久没见过太宰治露出这种表情了,太宰治还在黑手党的时候他倒是经常见到。对待工作也好,教导后辈也好。有些时候看到太宰治这幅表情时他会想,自己可能永远不会懂太宰治,而那跟自己本来也没什么关系。
      后来太宰治离开黑手党,再见面时好像没变,又好像完全变了个样子。
      时隔多年乍一看到这幅表情,中原中也还以为看见了那时候的太宰治。年轻的那个,眸子里不是笑容而是覆着昨夜的云。右眼罩着绷带,好像周身给世界上腐烂的一切蒙住了,外头的光再怎么也透不过来。
      里头是一个孤独敏感的小孩子。
      中原中也记得当时自己实在看不惯太宰治那么教导芥川,时不时也会指点鼓励芥川几句。本来都做好了最后会以这件事为由跟太宰治打一架的准备,没想到太宰治几句话就带偏了话题。
      当然最后他们还是打了一架,不管什么话题都会变成他们互相嫌弃的源头,于是他们再一次吵架,再一次大打出手,于是他们打着打着再一次滚到了一张床上。
      两个年轻人的性事结束前,太宰治的嬉皮笑脸总会得到中原中也恶狠狠的“滚”作为回复,然后他们相拥着睡去。
      后来中原中也再想起来以前,还是会觉得那两个拌嘴的小孩幼稚极了,尤其是太宰治,所有能用来运筹帷幄的智慧几乎全用在了如何在呈口舌之快上。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中原中也又想,他是到很久之后才懂了太宰治。他那样是因为源于心底的、空虚之境的孤独。而现在,这家伙喝醉了。
      认清楚这一点之后中原中也越想越生气。他完全不知道太宰治为什么大半夜喝了那么多酒,去哪儿喝了这么多酒。他一边没来由的有些憋火,一边看着太宰治从卧室门口走过来坐在床上,慢吞吞扭过头看着中原中也。  
    他说,梦见织田作了。
    满目凌厉在这句话出口的同时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厚重阴霾在那双好看的眸子里打着转。他用这双眼盯着中原中也,低低的喊了chuya这两个音节,然后俯下身去。

至此,能让我感觉到“人生真美好”的事物又少了一样。
并不是什么丧气话,只是想记录下来不让自己忘记这件曾给我带来美好感觉的事,并以此缅怀一下以发现它开始,到失去它结束的这段日子。
让我感觉人生美好的事还有很多,以后也一定会有其他让人觉得世界美好的东西pia的一下跳到面前的☆

异能操纵的人格也没关系,他是异能,他也是人。
他是作为现在的他而活着的。
因为他存在,所以他就是他。

中原中也只是作为中原中也而活着的。这真的太好了。

记个傻逼梗……大半夜做梦了。
占tag欠

写太宰梦见自己遇见神仙,长得可像中也 (就是!)

然后神仙在梦里让黑宰跟侦时宰遇着了。

侦时宰醒了就还挺开心的,哎呀自己居然梦见中也了还梦见自己以前了。那自己是不是要干点啥啊,然后翻个身塞好被子,搂着旁边的中也继续睡。

黑宰醒了就胡想瞎想,这神仙怎么长得这么像中也,这事不大行啊……梦里头的自己不是黑手党了,这是预言? ?我是不是该干点啥,难道中也以后真的转行做天使……

【双黑】日常(1/30)

♪想写写日常小甜饼,梗是我的南瓜饼饼选出来的。
♪梗:破廉耻的春梦
♪r18有,是小肉渣子,小甜饼大概也不算,小甜饼渣子。结尾可能emm,我写结尾的时候困呼呼的……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用微博……
♪链接放评论

【双黑】Until you die for me

*没头没尾的半夜脑洞。
*可能以后会慢慢补成一个长篇。
*坑永远不嫌多,先挖了再说。

   “中也,你会吗?”

    中原中也惊诧极了,他想道玩个游戏你当了什么真。就算是任务你也不该拿这么个问题来问我。我把你交出去这游戏可就结束了啊,找个合适的时机让那人两腿一蹬,任务完成,各回各家。这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吗。

    他是真想不明白太宰治这又是抽什么风,从善如流的玩到底不就完了,偏偏要把他堵到这个前也不是后也不是的路口。只要是个正常人,哪怕小孩子都会做的选择题。现在搞得好像自己做出正确选择都要后悔半天似得。

    那边中原中也兀自陷入沉思,这边太宰治倒是等不及了。他保持着之前那个姿势,盯着中原中也将脸上的微笑扩大了几分。

    “中也,没听清的话,我不介意再说一遍喔。”

    换了别人看现在的太宰治,无论如何都是一副无害的模样,那些向来喜欢他的小姑娘们甚至能看出一片春暖花开。那双鸢色眸子表层的温暖洋流眼看要满溢出来,可中原中也还是看到了万米深处的冻湖和凛冽冰锥,透出的寒气几乎让他打了个寒颤。

    “我说,我是卧底,中也会不会把我交出去呢?”

    正好一阵微风从旁边破损的窗户吹进来,微卷的黑色发丝随风飘动几下,最后还是乖顺的贴在了脸边。柔软的质地甚至为刚从它主人口中说出的那句话平添了可信度。

    于是中原中也冷笑起来,他笑自己怎么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个人,太宰治,可是巴不得自己为了他纠结难堪。

    “中也,中也。”

     魔鬼的声音带上了某种讨好的腔调。

     他明明是好好站在这里,却在太宰治一声接一声地喊他名字时感觉踏入了火坑。有岩浆顺着皮肤往下滑,缓慢的,一寸寸的用痛感侵蚀自己。本该滚烫的液体却只留下了不紧不慢的燎烧感,仿佛这液体存在的根本目的就是现在他所感受到的——只是为了使他焦躁不安罢了。

    啧,太宰治。中原中也只觉得动脉血管里被填满了炸弹,只等他一声令下火光就能汹涌而出,点燃那堆潮湿的木头,绘出足以掩盖两人的浓烟。

    “信我吗,中也?”

     太宰治看着中也从墙角阴影走到窗边,看着他盯着自己发愣走神,看着他像往常很多次那样勾起嘴角,橘色发丝滑落至肩前。

    看着他充满了狠戾迟疑与茫然的眼睛。

    于是他的声音从一开始的调笑变为撒娇,小心翼翼掩盖好湖底的怪物,只留下温暖湿滑的湖边苔藓。

     中原中也想笑,他想自己是有理由笑出声的。可他甚至不能像往常和太宰拌嘴时那样游刃有余的微笑。

   “卧底,是吧?”他突然就气不打一处来,快速几步向前,一把抓住了太宰治的衣领迫使他低下头与他对视。

   “你,问我信不信你?”

    太宰治拿一副似乎马上就要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中原中也,而后在被熟悉的匕首抵上脖颈的瞬间他终于收起了深海处被雾气浸化的冰凌,露出了眼波流转间再掩不住的鸢色丝线,代替中也表达了他没说出口的那句话。

   我怎么能信你,可我怎么可能不信你。
   
    
   

究竟要怎样操作才能合法规避同人本触线问题

Aimer蝎_健介小哥哥真好看:

风照杏:



研究详细操作,望众知




被捏住会嘎吱乱叫的少女:







 授权转载自微博:完整版点我  感谢微博@翩竹  太太,以下为内容节选重在解决方案上。




请大家不要在评论里争论,大家都不是专业人士,都是在努力想办法 ps:如果激烈的话,我会删除的!!!




****以下为方便阅读有重点标粗,【】这种括号内皆为个人补充,不代表原po观点,特此声明。转载随意请扩散提醒。




首先缺乏正规出版物经验的太太们需要了解的是, 这一次的耽美出版物遭查封一事到底是哪些方面造成了违规?就目前而言,可以推断出两个触线点: 一个是“发行性质违规”,另一个是“内容违规”。 
所谓的发行性质违规,是指发行者在没有文广局批准备案的基础上发行具有出版物性质的印刷品,且数额较大。这一条触犯的是《出版物市场管理规定》第三十八条,依照规定可由新闻出版行政部门进行处罚警告并进行罚款处理,情节严重的可移交属地执法机构另行查处。 意思是说,只要是没有出版书号,没有在正规出版社及出版代理机构进行出版物备案的同人本进行任何形式的贩售,都有可能因此条而被判违规。【转折来了!大家注意!】 
 但毕竟我国印刷品数量种类繁多巨大,并不是所有印刷品都会被认定为出版物,否则所有商家企业的内部刊宣传册都会被认定违规,显然不合理。区别没有内容违规的自印型非法出版物与印刷品, 目前主要依靠两个标准:一是是否公开宣传陈列销售,二是印刷与散发数量。 
一旦同人本在发行主体没有资质的情况下进行公开宣传陈列销售(如网络销售记录,作者主页宣传,公开标价等),那么同人本就有可能被视为非法出版物进行处理。 但作为印刷品进行小范围同好交流,依然是法律允许的,那么在这一基础上,对于内容不违规,但发行性质可能违规的太太们,建议解决方案如下: 
 1、不要在同人本及宣传主页上标明本子价格,并在 发行本子同时尽可能组合其他周边,声明贩售价格为周边报价, 本子为同人爱好者之间的交流赠品,可以规避印刷品标价违规红线。 
2、作者本人不要以个人为主体进行同人本及周边的散发贩售, 尽可能加入社团或有贩售资质的组织作为爱好者交流行为,以规避发行主体资质问题。 




3、散发贩售同人本不要超过一定数量,(一般来说纸质品数量不要超过2000册,电子品不要超过500份)【这里本人补充一点,这个不但有数量限制还有营业额限制,双重限制,概括一下大约是营业额不超过五万,纯盈利不超过2.5万左右——当然这个盈利,真要查起来成本肯定只有印刷,你的无形成本都不作数的……唉】。




如有市场需求量较大的太太们,可以合作购买书号以自费书方式进行出版贩售。目前市场上有许多出版代理发行公司可提供此类服务,找熟悉的印厂或者编辑朋友都可以操作搞定。




 以上建议可以帮助仅在发行性质上缺乏合法性的太太们进行同人本贩售交流(如动物本、SF本、BG清水本及个人图集等), 但对于内容违规的同人作品(如包含耽美在内的一切性向的H本),请恕爱莫能助。因为“内容违规”牵涉到的是“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直接触犯我国《刑法》第367条,只要被发现就是死线,这个无法回避处理。【人民群众强烈开车欲望和落后的分级制度之间的矛盾是我国的主要矛盾……】 








最后:附上授权图一张